【全职/双花】盛夏光年 最终话

終於完結了...這段蹲坑的時光真是慢長又短暫(?)。總覺得他們二人的青春彷彿能是條看不到盡頭的公路,能一直、一直的走下去。怎麼看都覺得意猶未盡啊。

ice hole:

盛夏的最后一话,这话出现了一个私设。原文并没有给出百花好几位队员的详细信息,所以私心把莫楚辰算成了第四赛季出道的,邹远和唐昊也算成了百花训练营出身……;w;


按照目前原作快要完结而百花已经退出舞台的趋势,莫楚辰到底是位怎样的选手、哪个赛季出道的恐怕会成为永远的谜了……




78


 


 


张佳乐和孙哲平干脆利落地说走就走,三下五除二搞定了父母,第二天就飞回了K市,开始为第四赛季争冠的雄图伟业打基础,成天窝在宿舍里继续改进繁花血景,空闲时到公会部门帮忙抢点BOSS、刷点稀有材料,与网游里那些叱咤风云的联盟新秀们掐得风生水起,不亦乐乎。


七八月份,正直一年中最燥热难耐的时节,却也是百花俱乐部最繁忙的一个夏休。俱乐部的新楼终于在八月初竣工,趁着放假时段有条不紊地展开了整理、搬迁与大扫除事业,所有没回家的工作人员都被经理喊去打起了下手。


两个人西装革履地去参加了百花的牧师选手宣布退役的新闻发布会,第一次送别队友的气氛悲壮得像场毕业典礼。现年24岁的牧师选手,由于年龄和家庭的阻力,决定退下一线,并继续为百花俱乐部的训练营贡献余热。


正事办完后,几个并肩战斗过的好队友一起去烧烤店大吃特吃,大刘给他俩点了可乐,自己连续开了三罐啤酒。不再是职业选手,就算喝到烂醉也不会再有心理负担,可他喝到最后却抓着张佳乐的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没了平时的潇洒风度。


“我哪像你们那么走运,生不逢时,有联盟时都23了。这回是没法和你们一起拿冠军了,但退役前能拿个亚军,也不错。虽然不错……可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


就算脱下了这身百花队服不再穿起,也会一直爱惜地挂在衣橱中最醒目的位置。他们都不是轻易脆弱的人,只是有些情怀太难割舍,有些遗憾,一辈子都没法弥补。


“荣耀我还没玩够呢!亏了能在训练营当个教练……你们得带着那些小子们争个冠啊!”


即将离开这片舞台的男人攥紧了前任队友的手指,用掉了半包纸巾擤鼻涕。张佳乐一个劲儿拍着他的手背,眼睛里也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游移不定地闪烁着,讲不出多余的有效宽慰,只得不停点头重复说着:“我知道,我知道。明年一定……”


 


盖好了新楼,有了宽阔敞亮的场地,百花也借着第三赛季打出的名头搞起了少年夏令营。张佳乐与孙哲平去新楼体验训练室的新设备时,也被负责和这帮孩子打交道的大刘拉过去打了几场指导赛。每到下午五点,训练结束那会儿,总有一群还处在变声期的男孩呼啦啦地疯跑出训练营大门,冲到楼下的小卖部买零食吃,跟初高中放学似的。


张佳乐不讨厌小孩,特喜欢看这开闸放水似的一瞬,有次还抓到一个踩着自己鞋带摔了个狗啃泥的男孩,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连书包都飞了出去,笔记本漫画书铅笔盒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你叫什么名字啊?练的什么职业?”张佳乐弯腰捡起脚边的账号卡,归还到失主的手中,蹲在他旁边尽量与他视线平齐,温声细语地问。


小男孩坐在地上,抱着蹭破了皮的膝盖打量着他,像是看到了年兽的孩子一样大气都不敢出,发了会儿呆才用微不可闻的声音怯生生地回答:“邹、邹远……弹药专家。”


“弹药专家好,弹药专家超有前途。”他把那小孩拉起来,象征性地拍干净他身上的尘土,“那小邹啊,百花里最喜欢哪个选手?”


男孩的苹果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支支吾吾了好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稍稍抬高了音量:“是,百花缭乱,张佳乐副队长。”也不知是在宣布答案,还是认出了他,或者两者兼有。


张佳乐笑着揉乱了男孩的头发,得意地转过脸冲身后的孙哲平比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走廊里又噼里啪啦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和邹远差不多大的男生骂骂咧咧地冲了回来:“你他妈能不能跑快点!我没带宿舍钥匙!”看到另外两人后又迅速瞪圆了眼睛:“我靠!张佳乐!孙哲平!”


“在走廊里跑什么跑,小小年纪这么不懂礼貌。”见那男孩转身又想逃走,张佳乐先冲上去拎小鸡似地揪住了对方的后衣领,“叫什么名字,练什么职业的?”


有志成为联盟第一大流氓的小鬼头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下巴抬得比天还高:“关你屁事!”气得张佳乐又是一阵呲哇乱叫。


孙哲平笑着耸了耸肩膀,只觉得他跟夏令营里的小孩差不多幼稚。


 


光阴如梭,转眼间八月也过去了一半,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荣耀赛事,圈内记者却一刻都没闲着,每天打开电竞频道,都能隔三差五地看到每个战队都在忙着开新闻发布会。一批熟悉的电竞选手宣告退役,吴雪峰、方士谦、贾世明……全都是在最高的竞技舞台上与他们交手过的、值得尊敬的优秀对手。也有一些战队骄傲而高调地把即将加入的新秀推到了闪光灯前。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网游时代就是小有名气的王牌剑客,而蓝雨的下任队长却是由一个名不经传还有手速硬伤的孩子担任,立马在荣耀论坛引发了疯狂的热议。苏沐橙第一次在电视屏幕上微笑招手,就被一大批支持嘉世的宅男封为了联盟第一女神。韩文清坐在石不转的新任操作者身边,自信而笃定地宣称:“今年的霸图,会比以往更无懈可击”。烟雨战队的楚云秀并没有对记者做出什么势在必得的热血宣言,却云淡风轻地打破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女性选手担当过战队队长的联盟记录。皇风的田森,虚空的李轩,雷霆的肖时钦逐一抛头露面,媒体惊愕于老一辈选手到底对这批新人信任到何等程度,还没在实战中检验过真实本领,就把队长与副队长的职务统统交给了他们。


而百花战队也迎来了一名18岁的牧师选手,接手傲风残花加入了团队赛的固定阵容,脸上还带着尚未消褪的痘子印。刚一下飞机就被拉到KTV,参加了孙哲平队长的20岁生日庆祝会。


这回张佳乐再也不能嘲笑孙大队长是全百花年纪最小的汉子了。


时间总是往前进的,没有谁能永葆青春。


 


夏休期轰轰烈烈地进入尾声,回家休假的工作人员纷纷带着土产归来,新楼的宿舍区也终于装修完毕。经理组织了一场规模庞大的搬迁大会,搬家公司的卡车驮着这帮宅男的大包行李奔向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俱乐部提高了现役选手的待遇,年新升级之余,宿舍也变成了一人一间的单身公寓,拥有独立厨卫,距离训练室仅有两层楼高,生活质量比起一帮人挤在旧民居里的时候提高了不少。


孙哲平找到了自己那间,一言不发地收拾起了房间,刚铺好床就听见有人敲门,还伴随着一声特欠扁的:“快开门!查房的!”刚一拧开门把手,住在隔壁的张佳乐就兴高采烈地蹿了进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两间屋子的构造有什么不同。


 


两个人自从来到百花,就一直住在一起,各种东西不太讲究地混用了两年,压根分不出哪件是谁的,收拾东西时不问来路地一股脑全塞进麻袋,搬进新宿舍后才开始瓜分,桌子上和地上堆满了归属权不明的日用品。


张佳乐在孙哲平的床上滚了几圈,举着手机不知道在拍些什么,摆弄了一会儿孙哲平的电脑,又追着搭档的背影跑上了阳台。


室外艳阳高照,风和日丽,倒是个晒被子的好天气。孙哲平把空调被铺在阳台的横栏上,半米之外的临着张佳乐宿舍的阳台,杂乱无章地堆放着好几个没来及开封的编织袋,从旧公寓搬来的几盆花草,在徐徐的和风中摇曳着叶子。


 


“第四赛季第一轮的对战表排出来了!我们第一场要打霸图!”张佳乐重重拍了把孙哲平的后背,也跟着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眯起了眼睛,“真是好久没打比赛啦,闲得手痒。”


他活动着纤长灵巧的手指,笑过之后又情不自禁地有些感慨:“哎,第四赛季,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做梦似的。上一季好不容易拿到个常规赛第一,多威风啊,现在又得重新来了……”


“最后还不是打了个亚军。”孙哲平毫不留情地痛揭老底,忽然想起了什么题外话,不怀好意地扯开唇角,趴在弥散着烤螨虫芬芳的松软被褥上看向了张佳乐的脸。


“嘿,你爸掰弯你账号卡,从一级打起的时候,什么感想。”


“你怎么还惦记着这事!”张佳乐抬腿赏了他一记强力膝袭,还是老实认真地琢磨了一下这个问题,慢吞吞地开口。


 


“就……肯定会不爽啊,心疼里面的装备、经验值,还有那么多钱和技能点,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可重新捏了个角色,从新手村里出来的时候,又觉得挺有意思的……这次能试一试不一样的玩法,没准还能爆出来更好的橙武,练到更高的等级。搞丢的东西,再打回来就是了,以前打过的副本,肯定还能打得更好。这么一想,也就不会郁闷了……”


他没怎么细心组织词句,天马行空地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表达清楚了多少。


孙哲平默默地倾听着,听完后又稳重地笑了:


“死了能复活,输了能点继续挑战,没夺冠还有下个赛季,被删号都能买张卡重来。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他停顿了片刻,摸着张佳乐的脸说:


“……所以我特别喜欢游戏。”


 


张佳乐站在阳光下面,瞳孔亮得好像能反射出晴空的颜色,对着孙哲平严肃郑重地点了点头,抓住他的胳膊一本正经:


“孙哲平你知道吗?你有时候说话特别有哲理,特别假正经,我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有人错上到你的号了。”


孙哲平被噎了一下,顺手弹了把张佳乐的额头,骂他傻逼时都带着浓得化不开的笑意。按住他肩膀准备凑过去亲的时候,一盆凉水忽然从天而降,稀里哗啦地把两个人连同晒的被子都浇得湿透,张佳乐中枪尤其严重,T恤完全粘在了身上,刘海还在粘哒哒地往下滴水,浑身都是刚涮过抹布的臭味。


楼上传来一声惊呼,熟悉的男声慌慌张张地道起了歉,语无伦次地解释说没留意到下面有人,愿意给两位队长下跪谢罪。旁边又传来一阵幸灾乐祸的大笑:“就当是泼水节吧!吉祥如意吉祥如意!”


 


张佳乐像被拔掉了插头似地呆站了几秒,大喝一声“靠”,脱掉T恤就想打着赤膊往屋里冲,孙哲平憋笑憋得胃抽筋,把他拽到身前用手掌抹干净脸,又理了理糊在眼前的刘海,还是没忍住低头亲了一口怀里脏兮兮的初恋情人,啃了满嘴的抹布味。


张佳乐与他交换完唾沫和二氧化碳,好像没刚才那么怒火攻心了,冷静而残忍地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楼上那群二逼。”


“成,别杀太死。”


“我还要帮你的被子报仇。不过你被子都成那样了,今晚还怎么睡?”


“睡你屋?”


他掐了把张佳乐的侧腰,给出了一个不安好心的提议。


 


张佳乐从善如流,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宿舍钥匙丢给孙哲平,冲出大门一步两个台阶地往楼上跑,边跑边扯着嗓子嚷嚷:“莫楚辰你瞎起什么鬼哄!张伟你死定了!我知道是你!”


孙哲平暴力地扒下被罩,和张佳乐脱掉的脏衣服团在一起塞进了洗衣机里。大门没关,还能隐约听见楼上传来的奔跑、叫骂与求饶声。张佳乐毫无副队长风度地喊着“我要杀了你们!……还能怎么杀,当然是去游戏里啊!竞技场,一对一,少废话了我知道你是牧师——这是谁的宿舍?电脑借我用下!”


一关上门,声音就被阻断了大半,孙哲平随手扶正了电脑桌前的椅子,张佳乐的U盘还插在自己的主机箱上,桌面的显示器停在联赛官网发布的第四赛季首战对战安排表上,旁边登陆着张佳乐的微博大号,半小时前发布的那条“百花搬新家了!”还附带着一张神气十足的自拍照,背景正是他背后这间乱哄哄的宿舍。鼠标旁边还乱扔着张佳乐的卡包与手机。


 


孙哲平忽然毫无来由地觉得特别高兴,重新走上阳台,在暖烘烘的光线与风中舒展着身体。


 


距离再次踏上常规赛赛场仅剩下不到一周时间的这一天,千里之外的G市,黄少天穿上了蓝雨队服,笑嘻嘻地冲喻文州喊“队长”,喻文州也冲他微笑,帮他把折进去的领子翻了出来,郑轩站在不远处,压着睡乱的头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苏沐橙哼着小曲步履轻快地穿过俱乐部的走廊,迎面走来一个技术部新人,擦肩而过时只顾盯着她看,手里的文件夹掉在了地上都没留意。


楚云秀暂停掉IPAD MINI上播放的电视剧,摘下耳机走出电梯,对着一屋子的男队员努力板起面孔。


张新杰放下吃得干干净净的饭碗,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收拾好桌面,对静待着自己的霸图队长礼貌地点了点头。


王杰希打开训练室的大门,银白色的日光铺在地板上,四周静得出奇,直到邓复升从后面追上来,喊着“队长好”拍了拍他的肩膀。


经理把张益玮带进了训练室,指着一位少年的背影说“就是这个孩子,以后多关照关照”,面孔清秀的小男生安静地看着他,却不怎么说话。


李轩接过技术部主管递来的账号卡,登陆上逢山鬼泣,对着四轮天舞的全新数据露出了既骄傲又惊喜的笑容。


“皇风以后就靠你了。”前辈抬手拍着比自己壮实了一大圈的新人,如体校生般健硕的少年却紧张而羞涩地抿起了嘴唇。


肖时钦站在雷霆俱乐部楼下推了推眼镜,雷霆的队徽在阳光下闪烁着夺目的光辉。


孙哲平趴在百花新楼的宿舍阳台上,肩膀微微颤抖,笑得停不下来。头顶忽然响起了熟悉的清脆嗓音,他闻声抬头,差点被明亮的骄阳闪瞎眼睛,张佳乐站在他正上方的阳台上,一边呼唤着他的名字,一边冲他笑着招手,身影快要融化在太阳里。


“我觉得我们的新牧师还挺厉害的,今年肯定能赢!”


张佳乐从阳台上探出身子,把手拢在嘴边,斩钉截铁地冲他喊道。


 


他们重新站回了起跑线上,认为自己会有锦绣的前程,认为自己能一直赢下去,将冠军奖杯收入行囊。


因为他们拥有了这么厉害的新人——被后人用“黄金”比拟的一代,强大且不为人知的秘密武器。一定比其他战队都要幸运,会拥有比昨日光辉灿烂千百倍的未来。


 


孙哲平也看着他笑了,无比坚定地捏紧左拳比划了一个势在必得的姿势,特别特别认真地对他说:“嗯,肯定能赢!”


你在这里,我也在这里。没有任何难关能阻拦住他们向前的脚步。


 


炙阳焚烤着青草、栀子、花露水、香烟,盛夏的气息铺天盖地。这是孙哲平最喜欢的季节。


在他们的世界里,每一年都是一场轮回,而夏天意味着起点与重新开始。所有愤懑与不甘,辛劳疲倦与失之交臂全部可以作废不算。如同游戏中的读档重来,每个角色都满血复活,故事崭新。


或许这一次,就能实现最初的梦想,书写出幸福圆满的完美结局。


 


 


在最后一个能欢颜以对的盛夏到来之前。


在这条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漫长道路上。


他们如同从不惧怕粉身碎骨的海浪撞向礁石一样,朝着并不同于期望的未来,奋不顾身地绝尘而去。


 


 


=全文完=




终于写完了!21万字!!!(喷泪)

评论
热度(583)
©澄。 | Powered by LOFTER

草叢堆聚的地方,沒什麼內涵。喜歡的東西太多,持續狂熱的很少,所以不詳說了。港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