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孙哲平的一百条(附台词整理)

QQQQQQQ大孫我男神

清夜一壶酒:

出场片段整理走这里 → 


孙哲平

生日:8.17 (狮子座)

血型:O

身高:183 cm

【战术】★★★

【操作】☆~★★★★★

【意识】★★★★

【持续】★

【统率力】★★★★

【爆发】★★★★★

 

  1. 一场混战中和张佳乐的弹药专家活到了最后,开着暴走冲到对方面前,却只说了一句:“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2. 曾经的荣耀第一狂剑士落花狼藉的操作者。

  3. 葬花名字不吉利,孙哲平却不以为意坦然接受,拿起了它,再然后,用它将所有人心头还有的阴霾斩了个粉碎。

  4. 第二赛季出道,与张佳乐的百花缭乱组成了刚柔并济的双花组合,互相研究对方的特点,摸索合作打法。

  5. 黄金一代前他们是无可争议的最佳组合。

  6. 那年的落花狼藉,挥舞着重剑葬花,在职业圈是何等的霸道?

  7. 第三赛季繁花血景磨合成型,杀入总决赛,将百花战队推向了顶峰。

  8. 叶修一杆却邪破去他们两个人的繁花血景,繁花血景成为了嘉世三连冠的背景布。

  9. 繁花血景在那一赛季达到巅峰,却也止于巅峰。

  10. 第五赛季过半时意外手部受伤,无法继续出赛,手伤无法痊愈,该赛季结束后黯然退出职业圈。

  11. 那是他最接近总冠军的一次,他所拥有的机会,有且只有那么一次。

  12. 其实这手伤不能说是什么意外,是他一直以来的战斗风格给手部造成了过大的压力,积劳成疾,最终爆发。

  13. 退役后建了小号再睡一夏,依然是狂剑。

  14. 再睡一夏,一个听起来十分慵懒的角色名,谁也不知道孙哲平是出于什么心理起了这么一个名字,和他的风格实在是半分也不搭。

  15. 这四年里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荣耀,一直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做着努力,跟命运抗争。

  16. 被钟少找来刁难楼冠宁,赢了叶修一局。

  17. 左手上缠着一层雪白的绷带。

  18. 成为职业选手时年纪小,出场时二十五。

  19. 他的手已经应付不了高强度的比赛了,但仍然每天做复健运动(来自《绝密档案2》)。

  20. 偶尔还是可以打打,但时间不能长。

  21. 曾经的第一狂剑,因伤已经离开这片赛场很久,但依然很狂,很傲,可是狂傲之下掩藏的痛苦,旁人又能体会到几分呢?

  22. 被叶修说动,暂时加入兴欣打挑战赛。

  23. 在百花谷玩家扑向张佳乐的浅花迷人时挺身而出斩断了他们的来势。

  24. 让张佳乐把心底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

  25. 再次与张佳乐并肩作战,对曾经支持过他们的粉丝拔刀相向,心中不带有一丝涟漪。

  26. 枪响,雷鸣,剑起。繁花血景。

  27. 繁花血景呢,看似是寄生于弹药专家的百花式打法,但事实上,真正掌控这一打法节奏的,是狂剑士。

  28. 与初遇时同样混乱的战场,两人却已各自一方,百花打法依旧炫,重剑血影依旧狂,但繁花血景的盛况,终将不会在此重现。

  29. 重剑扛肩,潇洒转身。

  30. 和兴欣了解磨合时因伤病不能参加太多,但有限的几次合作练习已足够他融入这个团队。

  31. “我是你爷爷。”

  32. 1分17秒爆发带走了一个骑士。

  33. “我想早点休息一下。”

  34. 狂攻起来有股疯劲,勇气之余藏着奸诈。

  35. 从来不看转会新闻,被叶修鄙视“不关心后辈,名字都记不住”。

  36. 因为对他来说管你战队有什么变化,反正都照死里砍就是了。

  37. “他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38. 明明只是一个人,但看起来偏偏就有千军万马般的气势。

  39. “提问:一个卖了血的狂剑士,会怎样对待让他卖血的人?”

  40. 坦然告诉记者自己手伤的状况。

  41. 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算有错也敢直接面对不会遮遮掩掩的纯爷们。

  42. 出阵时依旧如当年那般,狂野奔放侵略如火。

  43. 如果没有这伤势的话至少不会比张佳乐差到那去,那,至少也是全明星水准了。

  44. 和嘉世的擂台赛上对决苏沐橙的沐雨橙风。

  45. 只能表现几分钟,那么就让人们看到这几分钟的精彩。

  46. 面对着沐雨橙风密集的火力压制依然以不屈的意志顽强地向前,一步一步,永不停歇,或许他会死在路上,但是,永远别想看到他做出丝毫妥协。

  47. 他或许一直以来都只是在胡来吧!只是很可惜,自己现在来这样胡来的机会都不会太有,真的有些怀念以前,可以在场上尽情胡来的日子啊!

  48. 再睡一夏的倒下带着孙哲平深深的遗憾,不只是对这一场比赛,而是对自己整个荣耀生涯的遗憾。

  49. 只能几分钟的比赛,他还是那个孙哲平,但是,这么短的时间,真的一点也不满足啊……

  50. 虽然败了却得到了观众们的掌声,所有人都领略到了他不屈的抗争。

  51. 兴欣挑战赛夺冠,孙哲平表示总算没有白来这一趟。

  52. “不是很能,不过也足够了。”即便是面对联盟主席也张扬依旧。

  53. 三杯倒。

  54. 职业选手都不该喝酒,他坚持着职业选手的习惯,他保护着自己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期待有朝一日还有重返赛场的机会?

  55. 奖金分红时陈果要给孙哲平账户打钱,人潇洒一笑说不用了别费事了然后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56. 面对“复出为什么选择了义斩而没有回归百花”时,孙哲平给出的答案只有三个字:我愿意。

  57. 我愿意的意思就是,不解释。

  58. 他的手伤了,他无法再成一个真正的职业选手了,但是他的人,始终没有变过。

  59. 百花遇到义斩,义斩整体落败,孙哲平个人赛那一分鹤立鸡群,舆论描述中好像他是个胜利者一般。

  60. 他手里有伤,但还没残疾到摸不得碰不得,只是不太能承受荣耀选手对手部高节奏细密操作运动的负担。

  61.  退役了多年,重返了这片赛场,这里的一切,他即熟悉,却又有一些陌生。

  62. 场上面对叶修时他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最初的那些个赛季,熟悉的人,熟悉的角色,熟悉的事,熟悉的感觉。

  63. 右手握拳,送到嘴边。朝里吹了一口气。这是他昔日习惯性的一个动作。

  64. 个人赛里选了叶修将张佳乐打爆的那张图,擂台场。

  65. 孙哲平的节奏流露出一股凶猛的气质。这是一局从过去延续到如今的对抗。

  66. 大胆,豪迈,以强硬的方式争取场上的主动权。

  67. 他不知多少次地将别人眼中的莽撞、不谨慎、太激进强硬地转化成了胜机。

  68. 这当中所藏的,是精准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这之后,就是放手一搏的勇气和决心,而这,正是许多人欠缺,而孙哲平具备的。

  69. 战术风格虽和韩文清相像,一向勇猛前进的韩文清,人们所见的却多是他的猛,而孙哲平,更多的是狂,视一切为无物的狂!

  70. 孙哲平的节奏从来都是拉到最满,一步做到位,一步就做到极致。

  71. 调整新的节奏对于他来说,是他很不擅长,也很恶心去做的一件事。

  72. 和昔日的感觉一同回归的是糟糕的体验。节奏感,这正是他身上一个非常致命的缺陷。以职业选手该有的水准而论,他大概都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

  73. 被叶修调侃“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赢我?”

  74. 大半个赛季的征战完全燃烧起了他的热血,打得越来越不顾一切。

  75. 只是他每轮都只打一场个人赛,甚至有时还要休息每样的比赛分量,根本就不过瘾。

  76. 孙哲平望着屏幕上的再睡一夏,倒在地上,望着天空,角色的眼神里,大概也是不甘吧!

  77. 每场……要是能多打几分钟就好了……

  78. 与张佳乐在场上久违的重逢,结果却是从来未有过的对决。

  79. 昔日的繁华,早在五年前的夏天结束,两人此时再度重逢在场上,再没有繁花血景,有的只是胜负。

  80. 两人没有对话,繁花盛开,将百花缭乱整个笼罩,但是狂剑的剑锋,这一次却不再是要塑造血景,就算是,那用的也将是百花缭乱的血。

  81. 轻而易举在百花缭乱制造的光影中分辨方向,没有迷惑,视野清晰。

  82. 这一次,他要找的是光影的主人。

  83. 百花式打法经过了很多改变,他一步一步地赶上来,渐渐地就已踩中了新百花式打法的节奏。

  84. 孙哲平,吃透百花式打法,只需要用一场比赛的时间。

  85. “加油。”“嗯。”全场比赛,唯一的交流……

  86. 拒绝了节目组发来的解说邀请。

  87. 他如今已经算不上什么明星了,最初复出引起的关注,最终也因为在义斩的出场十分有限,在惋惜声中渐渐冷清了。

  88. 冠军梦,对他来说也早已经远去了。

  89. 如果在兴欣,孙哲平相信自己一定会因为在重要的时刻无法释放自己而疯掉。选择义斩,是明智的,他没有后悔。

  90.  对霸图本身孙哲平并没有多少富裕的感情,会在意,也只不过是因为那里有张佳乐,有他昔日的搭档,有他最熟悉的朋友。 他的心情,他的目标,他的追求,孙哲平完全懂。

  91. 张佳乐和兴欣撞在一起是一个让人十分为难的场面,但孙哲平可是个痛快人,他没有怎么纠结,狭路相逢勇者胜,他的信念就是这么简单。

  92. 心情,从不会成为他在场上的负担,所以当他观看比赛时,同样如此。

  93. 看到张佳乐连着他的拼命的份一起背负,他一直想对张佳乐说“其实不必如此的”,可是,这包袱完全是因为他的伤退栽到张佳乐身上的,在对方如此拼命扛起的时候,他又怎么能矫情地告诉对方你不要如此呢?愿意背负,那就坚强地前进吧!

  94. 孙哲平就是这样的人,他只会这样顽强地鼓励老友。

  95. 到了霸图后终于放下了负担,于是最初的繁花血景时的那个张佳乐回来了,这才是最适合他的状态,而这一切,孙哲平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96. 看到曾经并肩战斗的好友表现精彩时他能由衷地笑出来。张佳乐有出色的应对,他会觉得高兴。

  97. 孙哲平的目光,注视着还在房间内的百花缭乱,以及那还未散尽的光影。

  98. 情人节礼物是送钱。(来自《绝密档案1》)

  99. 万圣节副本网游宣传片中扮演电锯狂人。(来自《绝密档案3》)

  100. 无论何时,心中始终有着对荣耀无法完全舍弃的念想。

 

 

【附】台词整理:

 

“水平确实非常高,这一局我是赢了,但再开一局的话,谁输谁赢,还得从头再来。”再睡一夏也站起了身,望着对面的楼冠宁,很肯定地说着。

“叶秋!”再来一夏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明显有一些咬牙的元素在里面。

 

“不算太好。”孙哲平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说着,“但至少赢了你。”

“我看就不必了吧?”孙哲平笑,笑容看起来挺狡猾。

“复出……”孙哲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缓缓抬起他那缠着绷带的左手,“我这手,已经应付不了高强度的职业比赛了。”

“偶尔当然还是可以,但是时间不能长。不然你以为我真怕和他的战斗法师来一局吗?”孙哲平说。

“嗯?”孙哲平意外了一下,“你刚才没听清吗,我应付不了职业比赛的强度。”

孙哲平继续意外:“这样的选手,你们也需要?”

“你在说谁的实力不怎么样?”孙哲平阴沉着脸。

“可以试试。”孙哲平终于点头。

“这我知道。”孙哲平点点头。

 

“兴欣,打挑战赛吗?”孙哲平果然还是挺关心荣耀的,连挑战赛里的状况都知道。

“想让我帮你向嘉世报仇吗?”孙哲平冷笑。

“说得好,其实我也是。”孙哲平说。

“帮我报名。”孙哲平手一抖,一张帐号卡朝着叶修飞了过去。

 

那人手中重剑斜指身旁,血染的剑身完全已经失去本身的光泽,头也没回,只是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在害怕什么?”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再睡一夏依然没有转回视角。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射杀干净吧!”再睡一夏那血染的重剑再度提起,指向了不顾一切再度要冲上来百花玩家们。

“可以。”来人不介意。

“现在需要疯一把的,是你,不是我。”孙哲平说着。    

 

“你这家伙,到底还是心软了啊……”于锋跟着就听到那边的狂剑士再睡一夏说了一句。

“小子,繁花血景呢,看似是寄生于弹药专家的百花式打法,但事实上,真正掌控这一打法节奏的,是狂剑士,想再现繁花血景,你还得加把劲啊!”孙哲平说着。

 

已经完全没有精神再战下去的张佳乐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却听到那人来了一句:“嘿,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我是你爷爷。”孙哲平淡定答道。

“我是不是胡说,回家问你爸去,不要在这碍眼了。”孙哲平依旧淡定。

 

“这种时候再不出场,你还让我加入你们干嘛?”孙哲平说。

“对付这种角色,完全没有问题。”孙哲平说。

“那第二个上场的可得早做准备了,比赛大概很快就会结束。”孙哲平说。

“不带治疗?太疯了!”团队赛的名单,连孙哲平都有被吓到。

 

“我想早点休息一下。”孙哲平挥手和叶修击了一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转头朝那边张益玮看了眼,仰了仰脑袋说:“骑士哈?”

 

“你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孙哲平点头。

“不是号称四大战术大师吗,还有一个呢?”孙哲平说。

“好像是这名。”孙哲平点头。

“嗯……”

“别废话了,找他看看!”孙哲平说。

“哪个队!?”

“哦?”

“从来不看。”孙哲平说。

“对。”孙哲平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他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脏。”

“反以为荣。”孙哲平也叹息,看着叶修,像是看着什么无可救药的东西似的。

 

“想那么多干什么?”孙哲平这时候说话了,“既然看出来了,就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战胜他们就是了。”

 

孙哲平凑到了叶修身边:“如果没有那个恐吓的话,那一记斩风一刀斩……”

“所以那个家伙……”

 

“提问:一个卖了血的狂剑士,会怎样对待让他卖血的人?”

 

“先别急,他这样打,肯定有理由。”以狂傲著称的孙哲平,此时居然表现得异常冷静,虽然在对两人说着话,但是他的目光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场上。

 “没错,就是如此。”一直紧盯比赛的孙哲平。这时突然开口了,“老魏,你仔细看。”

“这个家伙,是在给我找麻烦啊!”孙哲平居然笑了出来。

“机会。”孙哲平说。

“赢下来的机会。”孙哲平说。

“这场能不能赢,不一定,但是,孙翔一定会输。”孙哲平说。

“你就瞧好戏吧!”孙哲平一边说着话,一边将目光继续分毫不差地停留在比赛上。

 

“是啊!”孙哲平点头。

 

“总算没有白来这一趟。”孙哲平长出了口气,在座位上彻底舒展开了身子。

 

“不是很能,不过也足够了。”即便是面对联盟主席,孙哲平张扬依旧。

 

结果孙哲平过来。把醉倒的叶修扔到了一边后,挽起袖子大叫:“来,我和你们喝!”

“是啊!职业选手,都不应该喝酒的。”孙哲平听到了陈果说的话。

 

“葬花?很好啊,很酷。”

 

“当然。”孙哲平说。

“你试试。”孙哲平说着,手上加了几分力道。

 

“不错。”对于这个对阵,孙哲平很满意,眼中已经燃起了不一样的光火。

“开始吧!”孙哲平右手握拳,送到嘴边。朝里吹了一口气。

 

“别太勉强。”孙哲平也不管时机恰不恰当,反正是把赛前叶修丢给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返还回去。

“没那么容易!”孙哲平在频道里突然吼了一声,再睡一夏抓住一个空当,浑身血气翻滚。

“真恶心!”澎湃的攻势被叶修这样掐断,孙哲平像吃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不爽。

“少废话,还不是输了。”孙哲平不耐烦。

 

“你的纪录到此为止了”再睡一夏的剑锋指向君莫笑,孙哲平在频道里酷酷地回道。

“老林?上轮你们打的不是蓝雨吗?”

 

“加油。”倒下时,孙哲平说着。

 

“这才是你啊!”观众席上的另一处,一位低调观看比赛的观众,此时也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这小子。在这方面可是有特殊才能的啊!”观众席上的孙哲平笑着。

“不注意这一点的话,当然也被吃掉啊!”孙哲平在心中默默地说着。

“真是很稳重。”孙哲平的目光,注视地是还在房间内的百花缭乱,以及那还未散尽的光影。

“逃跑不是目的,击败对手才是啊……”高端如孙哲平心下又在感慨着。

 

“怎么?”旁边有人问了,是和他们一起过来的孙哲平。

“怎么?”孙哲平疑惑。

“你们好像知道什么的样子?”孙哲平说。

“另外一种方式?”孙哲平不解。

“嗯?”孙哲平的表情很精彩,“弹什么琴?”

“谁弹?”

“认错人了吧?”孙哲平可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可眼下听到义斩几个说起叶修弹琴这会事,还真就不太敢相信了。

“多少?”孙哲平问。

“900?不可能!!”孙哲平脱口而出。

“这家伙……还有保留?”孙哲平刚刚这样想了一下,立即摇头打消了这种念头。

 


评论
热度(1039)
©澄。 | Powered by LOFTER

草叢堆聚的地方,沒什麼內涵。喜歡的東西太多,持續狂熱的很少,所以不詳說了。港家人。